•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强坛更是如此。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造舆论煽风点火,不防到点,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 2019-04-15
  • 吉祥法师:什么才是“相由心生”?了解一下 2019-04-12
  • 看看吧,朝鲜怎么会相信美国?!除非是傻子。欧洲也不会相信美国,如果欧洲相信美国,欧洲就是傻子。 2019-04-12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4-10
  • 仙居:美丽经济 助农增收 2019-04-10
  • 摇滚 徒步 露营: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 2019-04-06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微议录) 2019-04-05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3-27
  • 池州市交警发布端午假期出行提示 2019-03-26
  • 湖州影视文化产业生机蓬勃 2019-03-26
  •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 2019-03-26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3-22
  • Windows 10新版17692发布:游戏帧率显示加入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手机行情 2019-03-22
  •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
  • 福彩排列七奖池 > 玄幻魔法 > 革命吧女神 > 正文卷 一千二二七 想要解放灵魂,全靠我们自己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正文卷 一千二二七 想要解放灵魂,全靠我们自己

        漫天金焰升腾而起,仅仅只是扩散开的冲击波,就将数十上百万的恶魔焚作滚滚灰白烟气。

        攀升到千米乃至更高,似乎要将破碎天穹烧破的金焰再轰然劈下,如大剑般的金焰之后,骷髅王的金光虚影清晰可见,那是超过了半神,令世界多出新维度的强大存在。

        金焰大剑如山倒天倾,轰击在血河上,那一刻感知与时空同时破碎。等恢复过来时,冥石船队前方,血河贯通的无数破碎位面尽数崩解。

        位面的根源之力、恶魔的破碎魂光以及被蒸发成冉冉烟气的血河之水,混杂在一起,形成若干团恐怖风暴,向两侧汹涌拍击扩散。

        原本远在天际,隐没在血河尽头的熔炉魔,赫然出现在船队前方不远处。骷髅王的一击将船队前方的破碎位面尽数扫灭,空间也因此崩溃,熔炉魔被硬生生拉了过来。

        暗黑与猩红交织,如火山般的熔炉魔正面多出一道无比醒目的暗金痕迹,痕迹边缘噼噼啪啪还在爆裂着火星般的碎芒,那是神力继续侵蚀熔炉魔的迹象。

        盘旋在天上的黑气云团被金焰撕碎,拼出的面孔变幻不定,与高拉兹克难以掩饰的震惊恰好相配。

        “这是……幻象!没错一定是幻象!”

        高拉兹克说:“赤红女士的力量消失了,你们的红网正在崩溃,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成神???”

        接着的话有些气急败坏:“我做了两方面准备,计算过各种可能性。你不过是整个计划里一块微不足道的拦路石,发生意外的可能性是最低的!”

        “为什么你偏偏就在这时候成神了?这不科学!在我经历的所有失败里,这次我感觉到的世界恶意是最大的,你想成神就成神了,凭什么???”

        金焰在天穹更高处投射出大片如晚霞般的光辉,骷髅王的雄浑神念荡动,让高拉兹克那团黑气急速缩小,最后被压得只在熔炉魔上方摇曳。

        “高拉兹克,你是最像魔君的魔王,然而也正是这点,让你处处都能感受到世界的恶意?!?br />
        “准备和计划什么的,完全违背了恶魔的本性,而你又跟所有恶魔一样,目的随时都在变,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br />
        “哪怕只是眼前的一点好处,都能让你把身上那点其他魔王没有的智慧吸得干干净净?!?br />
        骷髅王的虚影继续扩展,一块块破碎位面像肥皂泡般崩裂,冥石船队下的冥河水澎湃迸流,冲刷着那些碎片,化作条条河道,在这块破碎世界中开辟出一处稳定的新位面。

        “而且你也搞错了,不是我想成神就成神……”

        骷髅王的神念继续震荡,压迫着熔炉魔与高拉兹克。

        “是大家需要我成神,是所有拥有赤红信仰的人需要我成为又一位赤红死神,开辟出可以让赤红英灵安息的道路?!?br />
        “至于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在炼狱和深渊第一层的血战里,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力量?!?br />
        “我所率领的部下,每一个都给我带来了生死灭的新感悟,每一个都让我对自己希望走的道路更加坚定,理解得更深刻和透彻?!?br />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随时准备着!”

        “还有赤红陛下和李奇的时候,大家都习惯性的依赖她们,大家还不需要我?!?br />
        “现在她们不在了,我们只能靠自己,只能让准备好的人,比如说我,替代她们,站到最前排!”

        “如果我也不在了,只要还有人认同我的这条道路,他自然会替代我?!?br />
        “赤红信仰的根本,是诸灵团结一心,化为人民这个集体,是强者乃至神祇出自人民,为人民服务,是一切就靠自己!”

        天穹上的晚霞继续延伸,给正在拓展的新位面染上充盈着祥和之气的金光。

        但这样的金光投射到以熔炉魔和高拉兹克为核心的黑气,也就是炼狱之力中时,却又变得凛冽冷厉,缕缕光晕都如剑刃般锐利。

        熔炉般开始蠕动,向血河下潜,高拉兹克依旧难以置信:“难道《赤红之书》不是《疯狂之书》?它能带来真正的力量???”

        天穹之上雷声滚滚,骷髅王说:“你这个疑问很好解决,在冥石监狱里呆着的时候,好好学习《赤红神典》就行了?!?br />
        高拉兹克恐惧的道:“休想蛊惑我!”

        再愤恨的说:“不要以为成神了就稳操胜券,你不过是个什么还不懂的新生神祇。阿罗曼大人就在附近,你只是让祂的正餐多了道佐菜!”

        霞光之剑闪烁,烧灼得熔炉魔的外壳急速褪色,骷髅王笑着说:“我已经感应到了祂的存在,不过祂似乎对我个老骨头没什么兴趣,刚刚离开了,要不你把祂叫回来?”

        高拉兹克一滞,应该是在呼叫阿罗曼,然后似乎真的没有结果。

        熔炉魔加速下沉,高拉兹克恨恨的说:“不要得意,你们的赤红女士,还有那个李奇-普雷尔终究回归了她们的宿命。就算你成神了,对完全苏醒过来的她们来说,也是偏离了正确道路的污迹,你必将被清除掉!”

        骷髅王说:“那么我真诚的建议你留下来,陪我看到那样的结局?!?br />
        高拉兹克冷笑:“谢谢你的好意,不必……不必——!”

        到后面意念拖长变尖,那是骷髅王再度燃起金焰,顶天立地的金焰大剑朝着熔炉魔重重劈下。

        破碎世界又一次猛烈震荡,熔炉魔连同所在的血河河段,瞬间化作混沌烟气,再收缩为之前那种风暴,冲向破碎世界深处。

        一缕黑烟追着风暴遁去,咋看还以为是风暴带起的尾迹,但在神祇眼中,高拉兹克的身影甚至惊慌失措的表情都一目了然。

        “看来阿罗曼是把你当作赔礼了,在这个关口,即便是祂那样的魔王之王,也不想四面树敌?!?br />
        骷髅王伸手一抓,金焰分离出缕缕霞光,将高拉兹克缚住。

        “去学习班报道吧,你很幸运,有很多魔王前辈可以指导你?!?br />
        骷髅王嘀咕着,随手一甩,高拉兹克就消失无影。

        虚影收敛,晚霞继续在破碎世界中开辟出凝实而厚重的天穹,映照着股股冥河支流,在新造就的位面里奔流。

        冥石巨船的船头,阿丽珊降下投影,围着骷髅王转圈。

        “老爷子,你真的成神了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嘛?!?br />
        阿丽珊喜不自禁,毕竟心性就是个少女,这一路深入内层位面,小小肩头早已不堪重负。现在多了个神祇队友,她总算可以傍大腿了。

        严格的说,作为赤红神系里的“前辈”,她的觉悟可没奥图和骷髅王这样的“晚辈”高。

        骷髅面目上露出慈祥笑容(当然不是看的而是感应到的),骷髅王说:“我跟奥图敏丝一样,只是自己拥有神格,神座就是赤红英灵,当然不需要改变形象?!?br />
        阿丽珊点头,再好奇的问:“这么一来,我们就有两个死神了,不太好区分啊,有没有想过另外的神名?”

        骷髅王抱着胳膊,骷髅手指挠着下巴:“刚才奥图敏丝发来贺电,也说到了这事?!?br />
        “我觉得我们两个死神,只是对赤红信仰在凡人灵魂处于死亡状态下,两条分支道路的实践?!?br />
        “奥图在贺电里就在抱怨,我一成神,他那边不少赤红英灵就从他的灵魂关联里消失,转换到我这边了?!?br />
        他指指身后:“而我这边,也有不少英灵战意昂扬,改投到他那边去了?!?br />
        他摊手无奈的说:“我们这两个分支并不是截然对立的,英灵会随时改换道路?!?br />
        他抱怨道:“连报告都不打就调岗,真是无组织无纪律,以后得把规章制度都建起来?!?br />
        接着再道:“非要强调区别,那是在制造部门对立啊,我觉得还是不要有明显区分的好?!?br />
        阿丽珊想了想,放弃了替骷髅王取名的打算:“也对,未来说不定还会有新的赤红死神,到时候取名都会变成伤脑筋的事情,还是不要了?!?br />
        她打量正在成型的新位面,冥河支流蜿蜒伸展,在前方某处汇聚成一个大漩涡,欣喜的跳着:“这里是内层位面的尽头,同时又通向外层位面,我终于可以把自己的神座固定在这了!”

        “到时候内层位面的冥河水可以直接向外层位面倾泻,冥河也终于可以恢复完整的循环?!?br />
        “神座在这里,这里也就是我真正的神国了……”

        “我还是得取个名,就叫……大漩涡!”

        骷髅王清了清嗓子,想说你爷爷的地盘叫大墓地,所以你把自己的家叫大漩涡?

        话没出口,他跟阿丽珊同时有所感应,眼中都闪过一缕暗金光辉。

        那不是赤红死亡神力的金光,而是更明亮一些,如朝霞般的正义神光。

        “李奇,不,奇丽……”

        骷髅王叹气:“李奇那小子已经无计可施,动用了最后的底牌吗?”

        阿丽珊惊恐的捂嘴:“你知道了???”

        骷髅王的骷髅面孔抽搐:“李奇那档子破事,除了特蕾希娅和蕾娅那两个小笨蛋,谁不知道?”

        他又摇头说:“好在那是革命和人民的……需要,老夫就懒得吭声了?!?br />
        像是说顺了嘴:“想当年老夫也……咳咳……”

        骷髅王及时住口,阿丽珊倒没追问,她满腔心思都念着小红跟李奇。

        一双细眉焦灼皱起,阿丽珊说:“老爸变成奇丽,肯定是跟老妈原来那种灵魂关联失效了。不管能不能救回来,老爸……也就是李奇这个身份,很可能会永远消失的??!”

        都是神祇,对灵魂变化的事情自然很清楚,阿丽珊才会这么着急。

        “那都是小事……”

        骷髅王的语气也变得沉重:“红网正在崩溃,我跟奥图都是从亡灵到英灵再到死神,加上是内层位面,大家都是英灵,还能作为一个……局域网保持相对稳定?!?br />
        “阿丽珊你也是特别的存在,冥河神职是世界的需要,跟红网关联还不是很深,也能保持稳定?!?br />
        “主位面的情况就麻烦了,说不定已经搞出了很大乱子……”

        说到这个,阿丽珊的小脸皱成一团,苦涩的道:“红网都是小事,老妈老爸如果失败了,像高拉兹克说的那样,回归她们的宿命,变成了另外的人,那样的结果,真是不敢想啊?!?br />
        骷髅王正要安慰这个孙女,两神身上忽然又震荡出缕缕光色不一的光辉,令他们愕然呆住。

        许久后,骷髅王欣慰的道:“看来乱是乱,但大家都没有放弃啊?!?br />
        如骷髅王所料,由无数浮陆组成,俨然是主位面里破碎世界的新大陆正在动荡。

        中心区域的浮陆,卡琳的生命树加那个谁的赤红晶格已经被救世诸神用战神天使的魂晶替代。天使魂晶由诸神融解,渗入浮陆,跟由战神分身消融而成的新位面结界共鸣,在空间维度上保持着永恒锚定关系,由此继续悬浮着。

        边缘区域却还没照顾到,那里仍然由驻守的赤红超凡者通过那个谁的晶格魔方,让浮陆保持稳定。

        此刻那些浮陆正一块块动荡着,大多数下坠,有的横飞,甚至还有上升的,作着混乱的布朗运动。

        守护在旁的赤联战舰无能为力,因为在这之前,战舰、战机乃至各类大型魔导装置的节点炉都出了问题。不少战舰紧急抢滩,降落在了浮陆上,跟着浮陆一起乱动。

        宇普西隆解放碑顶端一侧的“费宅树”,也就是那个谁的神国里,那个谁惊慌失措的用高音叫着:“小红苏也失联了,我们要完了!”

        接着是他低沉而镇定的嗓音:“不要忘了自己的根基,赤红信仰不是由小红加李奇凭空创造出来,然后分解为各个分支,交给我们成为神职的?!?br />
        “赤红信仰是由各个源初神职编织起来,相互融合,向上生长出来的。小红只是设计师和引路人,李奇只是大管家,她们并不等于信仰本身!”

        “那个谁……你忘记了自己之所以能成神,是因为自己的道路,只有化作赤红信仰的一个分支,才能真正实现吗?”

        “其实你一直没有完全融入赤红神系,你还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只需要关注空间和亚空间,政治什么的,人民什么的,你并不需要关心?!?br />
        高音嚷道:“难道不是吗???可以放下一张床一套桌椅一台魔脑,那就是无尽生命的全部意义!”

        低音回应:“当然不是,那只是……活着,凡人诸灵活着的目的,是为了活得更舒服。你忘了,在那样的空间之外,应该是可以通向任何地方,跨越任何障碍的传送门吗?”

        高音犹豫:“但、但要我走出去,这太困难。以前什么事情小红和李奇,还有大家都搞定了,现在得自己……”

        低音也变高了:“那是以前!以前我连自己叫谁都忘了!”

        高音讶然:“我不是叫那个谁吗?”

        低音变得更高:“我特么不叫那个谁!我叫弗朗西斯——!”

        高音变低:“哦……记起来了,那个谁是我的神名?!?br />
        变得更高的低音尖利起来:“不是……是叫……”

        然后低沉下来:“算了只是细节不必在意?!?br />
        结束了精分状况,由无数晶格拼成,像是紫色MC世界的神座上,那个谁的神躯上,金紫交织的光辉剧烈闪烁。

        每次闪烁都是一个无尽法师经过沉思和醒悟之后,重新坚定对大同主义的信仰。由此对无尽之主这条道路,又有了新的深刻理解,再汇聚到那个谁这里,让他在红网中的节点更加稳固。

        不仅如此,原本晶格上框架与每个面紫金分离的光色正在变化,两种光色正在融为一体,渐渐变成类似香槟金的浅金光色。

        这是从未有过的变化,无尽之主那个谁……嗯,准确说是弗朗西斯,终于跨过自己跟大同主义信仰还存在着的一丝梳理,正式成为红网的一个强力中枢节点。

        “我也是被逼的啊……”

        看着正发生剧烈变化的神国,神座上开始有了栩栩细节的那个谁,无奈而忧虑的低叹:“谁让大家需要我呢,希望小红陛下跟李奇能笑到最后吧,不然我真成了四九年入果军的笨蛋了?!?br />
        然后他的神目中闪过一缕暗金光辉,这下稍稍心安。

        “李奇……不,奇丽还在战斗,很好,我有信心撑下去了?!?br />
        无尽法师们因为无尽之主的变化,正受红网动荡影响的神力稍稍稳住,也让正在动荡的浮陆和战舰从失控边缘退了回来。

        同时在厄普西隆,正跟着大家抢险救灾的贝弗罗,身上神光流溢。

        既有赤红神力的暗金光辉,也有正义神力的朝霞之光,还有来自卡琳的玫瑰金光彩。

        贝弗罗嘀咕道:“这是赶鸭子上架啊,其实我还没想好呢?!?br />
        嘴上这么说着,眼中却溢出了有些像麦穗成熟时的金光。

        “卡琳陛下,我想走的道路,并不是追寻生命进化能呈现的各种可能性啊?!?br />
        红网动荡,卡琳迫切需要更多力量,由她那一点发力稳定网络。作为半神的德鲁伊,自然是她第一选择。

        但贝弗罗拒绝了卡琳的“征召”,这是发自灵魂的自然回应,连他想服从大局都做不到。

        “我想走的道路……”

        贝弗罗望天,这个问题他思考了多年,在宇普西隆闭关了很久,却仍然没有答案,只有一个模糊的方向。

        他纠结着:“是想让吃不再是一种痛苦的斗争,而是幸福的享受啊。吃饱吃好吃得有营养有味道有意义,这个方向,真的可以成为一条信仰道路吗?”

        意念沉入灵魂,灵魂骤然变成湍急的漩涡,从不知道是红网还是虚空的什么地方,抽取出无尽的力量。

        麦金光辉冲天而起,贝弗罗就地成神……

        失去了将各个中枢节点编织为一体的力量,红网正在崩溃,但不仅原本的中枢节点正在剧烈闪耀,一个个新的节点也创生出来。

        曙光之星中心,曙光女神内部,奇丽挥剑冲向从曙光女神躯体中分离出的一个个小红,整个人燃烧成一团金焰。

        “只要我在战斗,大家就能感应到!”

        她挥剑劈向一个个衣着各异,俨然是过去小红扮演过的不同角色:“这就是我战斗的意义,大家不会就此放弃!”
  •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强坛更是如此。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造舆论煽风点火,不防到点,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 2019-04-15
  • 吉祥法师:什么才是“相由心生”?了解一下 2019-04-12
  • 看看吧,朝鲜怎么会相信美国?!除非是傻子。欧洲也不会相信美国,如果欧洲相信美国,欧洲就是傻子。 2019-04-12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4-10
  • 仙居:美丽经济 助农增收 2019-04-10
  • 摇滚 徒步 露营: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 2019-04-06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微议录) 2019-04-05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3-27
  • 池州市交警发布端午假期出行提示 2019-03-26
  • 湖州影视文化产业生机蓬勃 2019-03-26
  •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 2019-03-26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3-22
  • Windows 10新版17692发布:游戏帧率显示加入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手机行情 2019-03-22
  •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