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
  • 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部分阶段性成果概要 2019-03-07
  • 灵动的蓝精灵 试驾雷克萨斯CT200h 2019-03-07
  • 福彩排列七奖池 > 精品其他 > 有淫母必有淫女 > 【有淫母必有淫女】(2)
        【有淫母必有淫女(母女一起の淫乱卖春生活)】(2)铃木是个会玩的坏男人作者:圣水娜娜2018/11/15字数:15818门铃响了,我从椅子上坐起来去给开门,门外站着一个50岁的男人,彬彬有礼的样子,他姓铃木,个子不是太高,身材有些胖胖的,总是一身西装笔挺,看上去就是超大会社超级高层的气场。

        我把铃木迎进我帮他订好的房间,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卧房,铃木非常有礼貌的进屋和我打了招呼,我和他寒暄过两句,然后拢了拢裙摆,坐在了床边。

        这个房间中的灯光略见澹粉红色,我坐在这个房间里面被包围的有些慵懒想睡的感觉,铃木笔挺的笑着坐在我的对面,他一边在大大的包包里面掏出笔电,然后神神秘秘的看了看我,和我说:「美娜,你知道吗?妈妈在楼下等着。

        」我故意的睁大眼睛对他说:「什么?我妈妈有在楼下等我?」「不是等你,是等我们。

        」铃木有些坏坏的故作神秘的对我说了一句。

        其实妈妈和我说了,今天铃木约我,他说什么我就照着做什么,否则妈妈就会不高兴的,但是不要叫铃木知道她偷偷告诉我的事情。

        这一次见铃木,过了上次他给我妈妈和我支票的那天有一阵子,这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他,但是他还是那个模样。

        铃木然后从包包里有神神秘秘的翻出一个随身碟,在我的面前晃了晃,然后就咔的一声插在了他的笔电上。

        铃木没有打开什么,然后坐在我的身边色迷迷的看着我,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脸,小声的对我说:「美娜,把衣服脱光了吧,然后我们一起看一部有意思的影片。

        」我抿着嘴巴对他笑笑,然后低着头,熟练的在这个老男人面前一件一件的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把自己脱得精光。

        在陌生的男人面前脱衣服虽然已经习惯,但是我至今脱的时候还是带着一份不自觉就会有的羞涩,这是女生天生的意识,但是这份羞涩感觉却叫自己觉得超刺激无比。

        铃木抚摸着我欲求不满的裸体,抚摸着我的酥胸,抚摸着我的腰枝,抚摸着我的脸颊,他看着我慢慢的站起身子来,然后也把自己脱得精光。

        他没有一丝害羞,整个过程都是色迷迷的陶醉,他从包包里面拿出一瓶催情喷雾,然后叫我分开双腿,他说喷上这个看影片才会更有刺激的体验。

        催情喷雾喷到我的阴部上面顿时感觉凉凉的,但是没有多久,我的阴部就觉得被药物激发起来,药物调动的性欲并不是和身体自然而有的冲动一样,怪怪的,是一种似有非有的,好像隐隐约约藏在深处的急待崩发的飘淼。

        我坐回在床边,被铃木轻轻的搂着,我紧紧的将双腿拢在一起,大腿内侧无意识的互相磨蹭了两下子,有种羞涩想要,有种饥渴难发。

        铃木打开了电脑,找到随身碟里面的一个影片,双击了一下滑鼠,我用手捂着嘴巴不仅尖叫了一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铃木。

        「美娜,刚刚为妈妈拍的,我们一起欣赏好吧……」铃木低头看着被抱在他怀里的我笑了笑。

        「妈妈在哪里?」「就在楼下不远处,过一阵子我会叫她上来,不要担心。

        」铃木说完拍了拍我的身体。

        我睁着大大的眼睛还是抬着头看着铃木,但是铃木低着头对我笑笑,用手把我的头转向了电脑的荧幕上面。

        妈妈的手被紧紧地拷着,两条腿分开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妈妈的阴部一整个张现在荧幕中央,我有一丝羞涩,也有一丝尴尬,我看见铃木用一个电动振动棒顶着妈妈的阴部,振动棒的头部被妈妈浓密的阴毛包裹着,深邃在妈妈深色的丰韵花瓣里面,妈妈不断的在叫着,妈妈在叫着不要还有不要……「这是在……?」我捂着嘴巴小声无意识的说了一句。

        「在哪里吗?就在这个旅店,你帮我订了一间,妈妈也帮我订了一间,只不过一先一后,呵呵。

        」铃木说着,手不老实的轻揉着我的乳房,我的胸被他揉得涨涨的,乳头坚挺着,两个乳头涨得就像要开花的豆豆,我合拢在一起的双腿不时的紧紧摩擦两下,好像为这部影片打着节拍。

        我突然在想,我如果到了妈妈这个年纪,我会是怎样?也会有一群数不过来的情人围绕吗?其实我觉得妈妈是一个超级成功超级幸福的女人,不需要像全职主妇一样起早贪黑的伺候一个家庭,然后慢慢变成黄脸婆。

        妈妈自由自在的,40岁刚过依然皮肤身形俱佳,无忧无虑,经济独立,妈妈享受了女人应该享受到的全部滋润,我一边想着,铃木的手指轻轻的捋着我小腹下凸出的那些根阴毛。

        影片非常短,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就结束了,然后铃木在包包里取出一张纸,一支笔,我不知道他要我做什么,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美娜,拜托你把刚刚看影片的观后感写下来……」铃木脸上带着一丝坏笑,把纸和笔递到我的手上。

        「什么?什么?……写观后感?……」我真的被这个男人的想法惊讶到了。

        「是的,不需要太长,几百字就可以了。

        」「可是我不会写……不知道怎样写……」其实按照我的脾气,我他妈的想把笔和纸一起扔到他的头上,因为我觉得这是在拿我和妈妈过分取笑,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子做,妈妈肯定会气得扇我耳光。

        我想到这里,立刻把我跑在台湾脑子里面的脑波驱赶到日本脑子那一边。

        妈妈告诉我,做任何事情都要专心,顺着ATM要比逆着ATM领钱要容易得多,有时候委屈自己不叫委屈,只要目的达成了,任何委屈都是勇气。

        「想什么了?……呵呵……就写妈妈的样子,然后你看到的感觉。

        」铃木摸着我的身体,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呆呆的拿着纸和笔也看着他,我看了他一阵子,然后吞了一口口水,无可奈何的对他说:「好吧……」我趴在床上,胡乱的写了几行字,心想:干你们全家啊,妈的,看我和妈妈不把你口袋A到只剩渣渣的。

        我身后的铃木,却没有看我写的什么,只是坐在我的身边轻轻的摸着我的屁股。

        「我写好了。

        」我说着,带着训练好的微笑把纸和笔想递给他。

        「折起来,等一会给妈妈,然后你们交换读。

        」「什么?还要交换?」我睁大着眼睛望着他说。

        「是啊,美娜,今天我们玩一个影评的游戏,很有意思的。

        」「影评的游戏?」「嗯,对,影评的游戏,接下来请让我蹂躏你,同时用网路摄像机直播,直播给妈妈看,妈妈也写观后感,就是这样。

        」铃木说到这里,我觉得这个老男人真的好变态,我就这样子望着他,什么话我都说不出来了。

        我有时候真的佩服死日本男人的想像能力,难怪日本是世界上的发明大国,这种天赋甚至在床上也会被发挥的淋漓尽致;不过我也觉得自己其实也蛮有创造思维的,只不过有的时候,我的日本脑子会被台湾脑子牵绊住。

        「美娜,接下来我也要把你铐起来,然后我们直播。

        」铃木笑着拍拍我说。

        「不会散播出去吗?」「不会的,我不会录影,妈妈告诉我不叫我给你录影的,只是直播。

        」「喔……喔……呵呵……呵呵……」我看着铃木有些结结巴巴的笑着。

        然后铃木就把我铐了起来,然后也叫我和妈妈一样的姿势分开腿赤条条的躺在床上,露出我底下的阴部。

        铃木怕我不放心,叫我亲眼看着装好网路摄像机,然后点开即时通讯软体的视讯,我看不见那边的妈妈,但是他说那边的妈妈正在看着我。

        我听他这样子说,突然有一丝害羞的不自在感。

        「美娜,自然一些就好了。

        」铃木笑着说完,就拿出刚刚影片里的那根振动棒,然后就顶在了被喷满催情喷雾的我的阴部上面。

        铃木打开开关,我突然叫了起来,真的受不了了,我觉得阴部兴奋的快要带动我整个身体从床上弹跳起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叫着,底下流了好多的水出来,没有多久,铃木就把开关关掉了,然后帮我把手铐打开,在即时通讯里面告诉马麻写完之后折好,就立刻来房间。

        我赤条条的全身瘫软的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我真的期待铃木立刻压倒我的身上尽情的干我,叫我一整个满足释放,但是铃木却坐在我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下巴,又轻轻的摸着我的乳房,然后又叫我站到地上,叫我转过来转过去的,像是翻看一件艺术品一样端详着我的身体私处的每一个部位。

        我被他这样弄的想释放却释放不出来,性冲动就像一个小虫子,从我的阴部开始在我的全身穿来穿去的。

        我们彼此没有任何交谈,空气中静静的,只是摸着我的铃木不时发出的一阵赞叹,还有我的阴道深处被他挑逗的不时感到的阵阵微颤。

        过了不太久,门铃就响了。

        「妈妈来了。

        」铃木笑着拍了拍我的屁股,叫我忽然清醒了一些。

        然后他起身去给妈妈开门,妈妈走了进来,和铃木打了一个招呼,我赤身露体的坐在床上突然有一丝尴尬,想拿什么围起自己,但是马麻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一样,一整个屁股就坐在我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背,然后用胳膊搂住了我。

        「妈妈写好了吗?」铃木的鸡巴直直的对着妈妈和我低头对妈妈说。

        「嗯,写好了。

        」然后妈妈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张折着的纸要交给铃木。

        「直接交给美娜吧,美娜也把你的作品交给妈妈,妈妈和美娜交换,然后分别读出来。

        」妈妈笑着看了看我,把纸递给了我,妈妈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鼓励,好像在给我打气,叫我不至于太过尴尬。

        我的眼睛没有敢直视妈妈,但也把我写过的纸交给了妈妈,铃木这个时候说:「现在我遇到一个难题,我真的没有想好是美娜先读,还是妈妈先读。

        」「还有这种难题……」妈妈笑着看着铃木说,「翻硬币好了,翻硬币比较容易。

        」「哇,还是妈妈聪明,我真的没有想到。

        」铃木说着,就去自己的钱夹里面找硬币。

        铃木拿出一个100块钱的硬币出来然后交给妈妈,但是马麻用手颠了一颠,笑着说:「这个硬币太轻了,翻得话会被风吹跑的……」妈妈说完,就把这一百块钱的硬币丢给了我。

        铃木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就在钱夹里面又拿出一个五百块钱的硬币,铃木颠了一颠笑着对妈妈说:「这个比较重,如果还是嫌轻的话,我只好拿金条来了。

        」妈妈笑着翻了一眼铃木说:「我没有叫你拿金条来。

        」然后马麻就把500块的硬币接到了手上,但是妈妈自己没有颠,而是把硬币丢给我,叫我像掷骰子一样扔出去扔,我随手一扔,就丢出一个正面。

        「哎呀,只想着硬币重不重忘记说谁是正面了。

        」铃木笑着看着硬币说,「不过应该是妈妈,妈妈是正面,美娜是女儿应该是背面,妈妈是被美娜尊重的长辈,美娜是晚辈。

        」「是啊,呵呵。

        」妈妈笑着也看着硬币说。

        「那么就请妈妈先读吧。

        」铃木说完,突然又说:「我们这里读不好,去厕所里面读吧,如果评价谁写的优,会有奖励的。

        」「什么奖励?」妈妈笑着拍了一下铃木说。

        「我的圣水奖励,哈哈。

        」「哇……你这个人总是这样子变态是不是?」「你又来了,又来了,哈哈哈哈。

        」铃木站起身,鸡巴在前面甩着就朝厕所走,妈妈站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硬币给我使了一个颜色,我把床上的这六百块硬币拿起来,丢尽我包包里面,然后也跟着妈妈后面,一起进去了厕所里面。

        六百块够我买一包菸,一小瓶饮料了,我心里却骂了铃木一句,「他妈的。

        」进到了厕所里面,妈妈问铃木怎样读,是坐在马桶上面还是站着还是噘着屁股还是坐在跪在地上。

        铃木笑着看看我和妈妈自己挠头想了想说:「还是跪在地上比较好,这样可以握住麦克风。

        」他说完笑着举了举自己的鸡巴。

        妈妈笑了笑,没有理他,然后妈妈拍了拍我,我就跟着妈妈一起跪在了厕所的地面上,妈妈拿着我写的那张纸,然后铃木站得靠近妈妈一些,举着自己的鸡巴递给妈妈的手上。

        妈妈抬头笑着看了一眼铃木,然后就把铃木的鸡巴聚在手里面,就开始举着我写的纸张读我写的文字:「我的妈妈很性感,很标致,她平时非常美,享受做爱的时候也非常美,我的妈妈非常有男人缘,很多男人都喜欢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非常迷人的妈妈……」我听着妈妈读我的文字,我真的是一整个没有逻辑胡乱写的。

        妈妈很快就读完了,铃木笑着认真似的说:「哇,美娜写的好有文艺的感觉,真的叫我非常的感动,我知道美娜非常的爱妈妈,尊重马麻,真的叫我非常的感动,可以把这种场面写得很严肃的样子,哈哈哈哈。

        」我捂着嘴巴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心想你个垃圾对长大的猪头,我揉了揉眼睛,然后拿着妈妈写的纸,就开始读。

        「美娜,不要忘了麦克风。

        」铃木突然说了一声,就抓着我的手,叫我握住他的粗鸡巴像握住麦克风一样放在嘴巴前面,他的鸡巴真的好骚好刺鼻,我用拿着纸的那只手的手臂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然后笑了笑,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就开始读妈妈写的文字:「美娜真的是妈妈的女儿,我看到美娜,就好像看见自己年轻时,不过美娜比我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美娜的身体非常漂亮,是吸引住任何男人的漂亮,美娜的阴部非常的性感,叫声比AV女优还要性感……」过了一阵子,我读完了,然后放下手里的这支巨骚无比的铃木的粗鸡巴,拿着手里的纸笑着看看妈妈,抬头看看铃木。

        「哇……我感觉还是妈妈写的好,很诱惑我的感觉,叫我真的想做爱了,哈哈……那么奖励应该给妈妈才对。

        」铃木刚说完,就笑着一步走到了妈妈跟前,还没有等我和妈妈反应过来,一股急促的尿液就从铃木的龟头喷射到了妈妈的嘴巴上面,妈妈赶忙把嘴巴张开,一口一口吞咽着铃木的尿液,我在旁边看着,两只手捂着嘴巴,看看睁着眼睛张着嘴巴喝尿的妈妈,又抬头看看铃木,然后看看地面。

        铃木尿完了,然后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对妈妈笑着说:「美娜也应该有奖励,失败的奖励,呵呵。

        」然后铃木带着尿液的龟头就一下子顶在了我的嘴巴上面,我顺势张开嘴,铃木拽着我的头一下一下的叫我吸吮了几下他粗大的鸡巴,弄得我的嘴巴里都是他鸡巴的味道。

        「你这个人好强力,没有等人家准备好就开始奖励。

        」妈妈用纸一边擦着身上和嘴巴一边笑着和铃木说。

        「这样才是惊喜不是吗?」铃木笑了笑,然后把它的鸡巴从我的嘴巴里抽了出来,然后叫我和妈妈起身回到了卧室里面。

        回到卧室,铃木非常正式的坐在我和妈妈的对面说:「今天影评的游戏还没有结束,还有最后的一个节目。

        」我和妈妈彼此看了看,然后妈妈疑惑的对铃木问:「什么?还有最后的一个节目?你是要当影评人吗?」妈妈捂着嘴笑了笑。

        铃木笑着的表情对妈妈和我点着头说:「也许会,也许会,我说一下接下来的节目,妈妈和美娜一起即兴表演爱爱,然后我录影,然后我已经约好三个女生,之后我叫她们上来,对妈妈和美娜一起的影片做评价,然后还有奖励的游戏,就是这个样子。

        」铃木说完,笑着点头看了看我和妈妈。

        「什么?还要录像?还要有三个女生?哪里的三个女生?」妈妈吃惊的问铃木,我在一边听到录影两个字,急得自己想要说话又担心妈妈会骂我不敢去说。

        「我在桉内所找的,都是兼职的一些女生。

        」铃木笑着看着我们,然后表面谦虚的笑着。

        「桉内所找的?你为什么不去垃圾场去找?」妈妈翻了一眼铃木,「是不是要带那三个野店里找来的垃圾晚上一起去购物?」妈妈说这个,因为来之前妈妈偷偷告诉我铃木答应晚上带我们去名品店购物。

        「妈妈吃醋了是不是?当然不会,只带妈妈和美娜去,她们三个只给最少的钞票,呵呵。

        」铃木笑着摸了摸妈妈的脸。

        妈妈眼睛转了转看看我,又对铃木转回话题继续说:「美娜从小有一个毛病,对摄像机过敏,看了好久也没有好,所以不能够录影。

        」「什么?过敏?刚刚直播的时候不是很好吗?哈哈……妈妈真的非常幽默。

        」铃木哈哈大笑着看着妈妈。

        「是的,其实直播也会过敏,只不过刚刚很短,如果继续录影,美娜会打喷嚏,会头晕,反正这个毛病非常怪。

        」妈妈刚说完,我就配合妈妈打了一个喷嚏。

        「看,美娜在打喷嚏,即使听到录影这两个字也会过敏。

        」妈妈搂住我对铃木说。

        「哇……可能是过敏的体质吧,第一次听说,不过我知道有的人的过敏原非常奇怪,但是还是有的。

        」铃木故作惊讶并且关心的看着我说,「那么这样好了,不录影,现场表演可以吧?」「现场还是可以的,只是以后不可以直播还有录影,你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就好。

        」妈妈严肃的和铃木说着。

        我听到妈妈突然和铃木这样说,心里非常的感激妈妈,因为我一直以为妈妈不关心我之前受的伤害,只会严厉的我教育我怎样成为一个优秀的风俗娘,但是刚才妈妈说的话,叫我对妈妈有了不一样的看见;然而叫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有的时候妈妈会叫我委曲求全,而这次妈妈却替我挡箭。

        我不想思索了,思考会叫我头痛。

        铃木略作关心的看了看我,和我确认过现场表演可不可以,会不会过敏,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他就和我们说他现在就问问那三个女生到了没有,如果到了就叫她们上来。

        铃木给她们发了几条讯息,然后对妈妈和我说他担心她们来了找不到房间,就自己穿好衣服下楼去旅店门外接她们。

        铃木走了之后,妈妈起身去厕所漱了一下口,然后站在房间里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对我说:「美娜,你不要傻傻的总是一声不吭,妈妈不可能二十四个小时都陪在你身边的,你眼睛什么的都要灵活一些,不要像一个傻瓜一样,你如果犹豫一点,也许就叫男人钻了空子。

        」我连忙说是是是。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妈妈的眼里好像总是一无是处的样子,我觉得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的很好,但是在妈妈眼里,我不是很好,而是非常的糟糕。

        我问妈妈需不需要穿一些衣服,妈妈瞧不起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穿衣服做什么?那三个等一下也会脱掉,要把自己的气场弄得强一些压住她们。

        」妈妈说完,翻了我一眼。

        妈妈紧接着不带好气的问我:「不去厕所漱漱口吗?难道你喜欢那个肥猪的鸡巴味?」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刚刚为铃木口交的事情,于是我对妈妈嗨依嗨依了两句,起身去厕所简单的漱了漱口。

        没有过了多久的时间,就有敲门的声音,妈妈叫我起来去开门,我听门外是铃木说话的声音。

        我打开一个门缝,铃木身后跟着三个女生,我把门打开可以容他们进来的空间,然后铃木带着她们三个就逐个进了屋子,三个女生一个十八九岁的样子,穿的非??砂煨?,另两个则是26,7岁的轻熟女,其中一个穿着西服套裙,一看就是刚下班不久的OL。

        三个女孩子看见赤身露体为她们开门的我还有屋子里面站着的同样一丝不挂的妈妈,捂着嘴巴惊呆的笑着,然后她们就带着这样的表情,在一秒之后和我们客套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头扭过去笑看着铃木。

        一个轻熟女还说:「哇……这是叫我们来看裸体盛宴吗?哈哈哈哈……」「铃木先生说了,等一下我们一起全裸轰趴,你不要心急。

        」妈妈在屋子里自来熟的接住话说,这个轻熟女看看妈妈,然后又看着铃木大笑,「真的会有那么刺激的事情发生吗?哈哈哈哈……」而另两个女生,则表现的比较拘谨。

        铃木闭着嘴笑着,只是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伸手示意她们进去坐在沙发上面。

        铃木带她们坐好了,就一本正经的对这三个女生说:「等一下美娜和妈妈要在床上进行短时间的现场表演,然后请各位发表评论,游戏的第一步就是这样子。

        」「哇,美娜和妈妈?她们真的是真的母女吗?」OL笑着问。

        「是啊,是真的。

        」「哇,今天你们请我们来看母娘风俗表演是不是?」另一个轻熟女说,「这是第一步,游戏第二步呢?」「慢慢我会介绍的,不要着急,我帮美娜和妈妈介绍过了,请三位也介绍自己可不可以?名字不方便介绍就隐去好了,介绍职业做什么就可以了,哈哈,从最左面的小妹妹先开始吧。

        」铃木指了指最小的那个可爱女生。

        小女生对大家可爱的笑了一下说,「我……我没有职业,刚刚高中毕业……嗯……在四处打工,就是这样子……」「现在在风俗店做体验入店的兼职对不对?……不要太羞涩,多讲一些,也许美娜的妈妈可以帮你介绍更多的机会……」铃木笑着说。

        「是是是,……呵呵……」小女生只是害羞的笑笑,但是铃木继续对这个女孩子说:「在风俗体验入店很开心对不对?每天被男人干,我知道你上面下面应该都很开心。

        」「哈哈哈哈……不知道,不知道……」这个女生捂着嘴巴不好意思的笑着,脸非常的红,并没有继续说什么,我看见她的额头有一点点察觉不到的汗珠。

        「好,看出来你是新人,很害羞,那么请下一个OL姐姐介绍一下自己。

        」铃木点了点头,伸手向这个西装套裙的女生说。

        「会社工作,具体不方便说,有的时候晚上会去做风俗兼职。

        」这个女生坐的规规矩矩的,然后点头笑着说,说完看看大家,又捂着嘴巴笑着看了看铃木。

        「看上去也是对鸡巴非常充满期待的美女喔,你这个裤袜非常臭对不对?」铃木坏坏的指了指OL光脚的袜子。

        「我不知道啊……哈哈……」这个女生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知道一定非常的臭,踩了一整天了对不对?等离开的时候一定要送给我。

        」铃木说完,这个女生笑着不知道说什么,然后铃木就叫最后一个女生介绍自己。

        「风俗店工作,非常忙。

        」「在三个人里面,姐姐你是最专业的对不对?……每天和几个男人做?」「五个左右吧。

        」「都做什么?」「AF这样,哈哈。

        」「插屁眼对不对?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的屁眼很大的感觉。

        」铃木坏坏的笑着,这个女生用手背捂着嘴巴在笑。

        「好了,不浪费你们的时间了,听这样子都是很忙,结束你们还要回去店里等着被干,耽误你们快乐的时间真的是我倍感内疚的事情。

        」铃木坐着用手撑着自己的膝盖非常郑重的向这三个女生弯腰点头一下,这三个女生坐着对他鞠了一下躬,一起在说:「谢谢您的关照,真的是拜托了。

        」然后铃木就扭过头来对我和妈妈说:「那就请妈妈和美娜开始现场表演母女性爱吧,即兴表演就可以,然后我们观看,最后请这三个女生点评。

        」这个时候我真的有一点不知所措,我看了看妈妈,但是马麻什么也没有说,对他们所有人点头笑了笑,然后就在床上搂住我,在我的脸上吻着,妈妈吻到我的时候,我把眼睛闭上了,虽然感觉有一份不自在,但是我尽力的配合着妈妈,我担心妈妈又会对我生气。

        我知道妈妈在吻着我,妈妈的手在我身上抚摸着,然后我感觉到妈妈把我压在了下面,一边吻我一边把手放在我的阴部上慢慢的揉弄着,闭着眼睛的我配合的把两腿分开,我听见妈妈在我耳边非常小声的说:「叫。

        」于是我配合着妈妈的节奏小声的呻吟了起来……幸亏时间没有经过多久,铃木就叫我和妈妈的表演停下了。

        「好了,现在进入影评阶段,刚刚是从小妹妹开始,这次反过顺序。

        」铃木表情认真的笑着对这三个女生说。

        第一个轻熟女笑着对大家点了点头,想了想然后说:「我觉得妈妈比较主动,很有经验的样子,女儿比较被动……我在想妈妈和女儿平时的时候会不会也在一起玩,想一想我觉得很刺激的样子。

        」轻熟女说完,铃木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OL,这个OL笑了笑,然后低头说:「第一次看母娘性爱,之前偷偷的看过AV,非常的羡慕,觉得很刺激,总之非常羡慕妈妈和美娜的生活,美娜叫的很好听,我觉得妈妈和女儿的表演很投入,就是这样。

        」「哇,很羡慕,你也可以的对不对?」铃木对这个OL说。

        「不可以的,才很羡慕,哈哈哈哈……」「其实我昨天和你妈妈睡过觉,真的,我会和她讲的……」铃木坏坏的说,OL不好意思的笑笑,笑着说自己妈妈非常保守的,不可能入职风俗业的。

        铃木坏笑着告诉这个OL,她的妈妈一定有秘密瞒着她,然后我们一起都在爆笑。

        「好了最后就剩下小妹妹了。

        」铃木指了指这个在风俗店体验兼职就是见习中的女孩子。

        「我也不知道怎样评价,反正第一次看,很惊讶也很震惊,我也觉得非常羡慕美娜和妈妈的无拘无束的生活,妈妈的表演还有美娜的表演很刺激。

        」小女生说完对大家笑着点了点头。

        「哇,都是很羡慕,很刺激,看来你们觉得美娜妈妈和美娜的生活非常爽对不对?」「嗯嗯嗯……哈哈哈哈……」三个女生点点头又笑着。

        「好吧,非常谢谢你们的影评……好了,现在到了游戏的第二个阶段了。

        」已经50岁但是一遇到这种事情就精神矍铄的铃木对大家眨了眨眼睛,「喔喔喔……忘记了忘记了,还有一个评奖……」铃木打着手势和大家急忙说,但是每个人都在笑着看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

        「刚刚三位已经点评过了,下面请三位举手选出是妈妈淫荡还是美娜淫荡,这对接下来的第二部很关键。

        」铃木说完,对我和妈妈说:「请妈妈和美娜转过身子去,不可以叫两位知道谁在投谁,这样比较公平。

        」妈妈点头笑了笑,然后拍了拍面带微笑心里已经是骂阵的我,示意我跟着她转过身去。

        我和妈妈转好身子,铃木就在我们身后说:「好,准备好了,请三位投票,题目就是母女谁淫荡,投妈妈票的请举手……哇,不要把手放下,请妈妈和美娜转过身子。

        」我和妈妈转过身子,我看见三个女生都把手举得高高的,妈妈看见捂着嘴巴惊讶的笑着。

        「刚刚我还在担心这个那个,真的麻烦两位转身了,看来大家的意见非常一致。

        」铃木笑着对妈妈说,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冒出一丝失落感,但是转瞬即逝。

        「好吧,请三位把手放下,我们的下一步就是,给优胜者妈妈奖励。

        」我听见铃木这样说,心痛的样子看了妈妈一眼,但是马麻依然笑着理也没有理我。

        铃木继续和三个女生说:「你们来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个游戏,游戏结束以后,优胜者妈妈的奖品就是,喝我的尿,美娜为我清洁龟头。

        现在妈妈继续胜利,拜托三位给妈妈发奖,也发给美娜失败的奖励……就是请三位轮流在妈妈嘴里尿尿,然后请美娜清洁三位的阴部。

        」三个女生在铃木对面听着,一个一个都惊呆的把手捂在嘴巴上面,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时候的我已经气得不能不能的了,我真的想爆发,虽然我的表情是妈妈规定要我保持的微笑,但我心里的火气已经流露在我的眼眶里面了。

        这时候妈妈趁其他人不太注意的时候,拍了拍我,我刚转过头,看见妈妈用眼睛狠狠的瞪了我一下,我被马麻的眼神吓得火气顿时烟消云散。

        「好了,我的解释非常清楚了,请大家一起到厕所里面来吧……对了,请三位把衣服全脱光了,这样比较方便一些,我会付这一部分费用的。

        」铃木笑着说完站了起来,和妈妈跟我也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

        三个女生彼此互相看着,除了那个在风俗店驻点的轻熟女以外,其他两个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但是,这两个兼职的女生看见那个轻熟女笑了笑,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光,她们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也慢慢的把衣服脱光了,只不过有一些羞涩,带着一些惊讶般的不知所措。

        她们把衣服脱光之后,铃木就带着我们进去了房间的厕所,铃木叫妈妈平躺在地面上,我躺在妈妈的旁边,铃木说这样子领取奖品比较方便。

        我看见妈妈笑了笑躺了下去,我也跟着妈妈躺在了冰冷的厕所地面上。

        我们躺下之后,我看见铃木笑着对这三个低头看着妈妈和我的女生说:「刚才第一次是从妹妹到姐姐的顺序,再是从姐姐到妹妹的顺序,现在我们再绕回来,还是从妹妹开始,第一次的顺序。

        」然后铃木示意这个十八九岁样子的女生先来。

        这个女孩子惊呆的看着铃木,问他说:「您的意思是……蹲在妈妈嘴巴上撒尿吗?」「是的是的,呵呵。

        」铃木依然坏坏的笑着,铃木一边笑,一边搀扶着这个有些犹豫的女生蹲在妈妈的脸上,女生蹲下之后,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然后自己笑笑,又把遮住自己脸的手放下,把头埋得低低的,铃木说了两句鼓励她的话,但是她还是羞羞的,铃木笑了笑,然后铃木叫另外两个女生一起蹲在旁边观看。

        铃木自己然后也蹲在了妈妈的身边,他笑着和这个小女生说:「不要太紧张,你只管尿就好了……」我看见妈妈张着嘴巴,正对准这个女孩子尿道的位置。

        过了没有多久,潺潺的水流就从这个女生的屁股底下淋漓的落了下来,妈妈略抬起头,靠近这个女生的阴部,好叫尿不至于淋在自己的身上和头上。

        铃木在旁边笑着说:「不要害羞,正常用力尿就好了,不然会弄得妈妈洗脸,满地都是的,哈哈哈哈。

        」这个女生埋着头尿完了,然后铃木笑着搀扶她起身,叫她蹲在我的脸上,一双丰圆的屁股差一点就盖到我的脸上,我听见铃木说:「美娜,开始清洁吧,等一下告诉我们味道怎样。

        」我有一丝犹豫,但是心想妈妈都已经那样做了,我只是舔两下而已,我也不敢说什么,我担心妈妈对我又给一百个不满意的眼神。

        我就这样躺着,伸出舌头,抱着这个女生的屁股例行公事似的舔了几下挂满尿珠的阴部,真他妈的好咸,我有些心疼妈妈刚刚是怎样把她的小便饮下去的。

        然后铃木就叫这个羞涩的小妹妹站了起来,然后蹲在他的身边,我看见小妹妹依然低着头,铃木问我味道如何,我躺着笑着说:「有些咸咸的。

        」铃木蹲在一边笑着问妈妈:「妈妈觉得味道怎样?美娜说咸咸的,妈妈觉得对不对?」妈妈躺在我的身边说:「嗯,美娜说的对,尿的味道很咸,很努力饮下去的,我觉得这个小妹妹应该多喝些水,平时很少喝水的样子。

        」「哈哈哈哈……」铃木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拍拍这个小女生的头,笑着说:「阿姨说你平时喝水少,记得要多喝一些,哈哈。

        」这个小女生低着头,只是羞涩的不住点着头,什么也没有说。

        「好了,下一个OL姐姐吧。

        」我看见铃木对这个OL轻熟女说,这个OL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迈过妈妈的头蹲了下去,不一阵子就尿了出来,尿的很急,但是我看见马麻抱着她的屁股一口一口的吞咽着,有一些尿从妈妈的嘴边涌了出来,顺着妈妈的嘴角流到地上。

        这个时候刚刚那个小女生捂着嘴巴哇啊的干呕了一声,铃木坏坏的笑着拍拍她的后背。

        OL尿完,铃木就叫她蹲到我的嘴巴上面,继续叫我给她清洁阴部,这个OL的屁股蹲下来的时候,我闻到一股香水味道,其实刚刚也有闻到,只是没想到她的屁股也这样子香,不知道全身喷过多少香水,甚至连屁股也有喷上。

        我继续例行公事的舔完这个OL刚刚尿过尿的阴部,躺在地上告诉铃木,这个味道澹一些,然后妈妈也说感觉这个OL喝水比刚才的小女生要多一些。

        铃木继续哈哈大笑着,然后叫最后那个在风俗店驻店的轻熟女蹲在妈妈的脸上。

        这个轻熟女不像之前的两个女生那样深度害羞,只是简单羞涩的笑了笑,轻熟女刚刚蹲在妈妈脸上,我就听到噗的一声,真他妈的好臭,这个臭婊子居然在我妈妈脸上放了一个臭屁,臭气熏天,飘到四周,我咳了两下,我看见妈妈皱着眉头摒息着,其他两个女生则捂着鼻子默默的低头蹲着,其中那个小女生又忍不住干呕了一声,但是铃木却被逗得哈哈大笑。

        「我真的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还没有等其他人说什么,她自己就他妈的浪叫了两声,然后我就听到哗的一声,一股尿液冲到妈妈的嘴巴里面,妈妈被呛了一下子,咳了两三下,但是还是把这个骚货的尿都饮了下去。

        这个骚货尿完之后,非常自觉的站起来,然后蹲在了我的脸上,我恨不得把她的骚屄一口咬下来,我镇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随意的舔了一舔,这个轻熟女站起身滚蛋之后,我对铃木说:「味道甜甜的,我觉得好像……好像糖尿病的感觉。

        」「哇……太搞笑了,美娜说你有糖尿病……」铃木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而那个轻熟女装的非常无辜的样子,然后突然之间自己也笑了起来。

        铃木笑着对妈妈说:「妈妈也请评价一下……妈妈请评价一下……哈哈哈哈……太有趣了……」妈妈坐了起来,用纸擦擦嘴,不紧不慢的说:「我也是这样子觉得……可能是糖尿病……我刚闻她屁的味道,觉得她消化不良,有宿便的感觉……」「哇哈哈哈哈……妈妈说你不仅是糖尿病,还有宿便……哇哈哈哈哈……」我也跟着妈妈坐了起来,我看见这个轻熟女自己也在大笑着,我知道她心里有气,但是说不出来。

        铃木笑着看着她说:「有宿便会变丑的,一定要记得按时大便喔,哈哈哈哈……」铃木一边笑着一边慢慢的站了起来,突然若有所思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他一个回身,一股尿液喷到那个十八九岁样子的小女生的脸上,小女生一个躲闪不及,被铃木喷了一脸的尿,不住的叫着,铃木则在一边举着鸡巴哈哈大笑。

        小女生恶心的擦着眼睛,找着纸巾,不时的干呕两声,我们其他的女生都被这冷不及防的一幕弄得不知所措。

        铃木在一边笑着说:「我也忍不住了,我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小女生自己用纸可怜的把脸和身子擦干净,然后尴尬的笑着对着铃木点了点头,我心想太他妈的欺负人了,我心里一万句骂铃木的三字经飞了过去。

        然后铃木带着全部赤裸的大家回到了卧室,他对大家说:「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游戏,然后就结束,三位就可以回去了。

        」我心想,他妈的不是说结束了吗,怎么还有游戏呢,是不是还要捉弄我和妈妈,如果再继续,我真的忍不住了。

        其实我也看得出这三个女生眼神里也有一些不情愿,尤其那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但是她们三个没有一个主动问铃木的,只是在点头笑着,像三个白痴。

        铃木走到自己的包包那里,掏出一打钞票,每个人给了两张一万块,最后走到我和妈妈跟前,也给了我和妈妈每人两万块,我本想骂他的,但是我看一边的妈妈笑着向他鞠躬致谢,我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脸臭臭的跟着妈妈向他鞠躬了一下。

        铃木把剩下的钞票重新放回了包包里面,我们也把每个人的两万块放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然后铃木笑着对大家说:「吃饱了,我们继续玩,最后一个游戏,最后一个……我现在说一下……嗯……请小妹妹躺倒床上来……」铃木说完就把十八九岁的女生领到床上叫她躺下,这个小妹妹真的听话,虽然表情有些疑问,但是还是躺下了。

        然后铃木把妈妈还有在风俗店驻店的轻熟女叫到一边去,不知道和她们耳语了什么,这个躺在床上的小妹妹在张望着,但是望了一阵子,自己又把头转回去,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我看见妈妈和那个轻熟女点头笑了笑,铃木就转身回来了,铃木走到OL和我面前,叫我们坐在沙发上面。

        他又把OL脱下来的裤袜提了起来,OL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放下啊,放下……」「为什么要放下?很臭对不对?」铃木说着自己闻了闻,「哇,真的好臭……你自己闻一闻。

        」铃木说着就把裤袜贴在了OL的鼻子上,OL下意识的笑着扭过头去。

        铃木坐在我和OL的身边,低头叫我们把耳朵靠过去,神神秘秘的和我们说:「等一下床上会有精彩的节目,你们两个,闻美娜妈妈的鞋子,一边闻一边对着床自慰……」「啊……好变态……不可以,不可以……」OL笑着说,我心想真的干你娘啊。

        但是铃木没有理她自己站了起来,从包包里面不知道拿出什么,放在背后,然后到门口提起妈妈的一只高跟鞋走到OL身边,突然一下子坐在OL的腿上,把妈妈的高跟鞋扣在轻熟女的嘴上,又把OL的裤袜塞在了妈妈的鞋里面,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铃木拿的是胶带,没有费力气,就用胶带把妈妈的高跟鞋缠在了她的头上,OL大叫着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

        铃木站起身,OL也不叫了,笑眯眯的眼神绕过扣在嘴巴鼻子上的高跟鞋倚靠在沙发上看着铃木,而她的脸上,妈妈的高跟鞋像一个氧气面罩一样被胶带缠绕住。

        铃木看了看我,把胶带晃了晃,我笑着对他说:「我不需要胶带,我自己闻。

        」我说完,跑到门口,把妈妈的高跟鞋拎来,坐回沙发上面,自己把妈妈的高跟鞋罩在嘴巴鼻子上,坐在OL的旁边。

        铃木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和妈妈还有轻熟女说了一句:「她们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

        」铃木刚说完,妈妈和轻熟女就跑到床上,妈妈把屁股坐在十八岁女生的脸上,轻熟女噘着屁股把脸埋在十八岁女生的两腿之间,妈妈用屁股不断的在这个女孩子的脸上磨蹭,轻熟女则在底下给这个女生舔阴。

        我看着马麻在床上的样子,突然有个早已熟知到平澹如水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子里面,「我的妈妈真的是一个妓女,而我也真的是一个妓女」。

        铃木叫沙发上面的我和OL分开腿看着这个场面一边闻妈妈的高跟鞋一边自慰,这个十八岁的女生不住的叫着,但是丝毫没有力气挣脱,而铃木则慢吞吞的爬到床上,跪在轻熟女的屁股后面,把轻熟女的阴唇慢慢分开,把又粗又大的鸡巴插了进去,从慢慢的抽插直到快快的抽插。

        我心里一阵好笑,场面真他妈的惨不忍睹,我也尽力的配合着这个气氛,不过妈妈的高跟鞋里真的太臭了,我被熏得晕晕的,我的鼻子上扣着妈妈的高跟鞋自慰着,我眩晕着,但是我知道即使再臭,这也是妈妈的味道。

        闻者妈妈的高跟鞋味道,我有一丝恶心,也有一丝尴尬,不知为何我慢慢的竟然自慰出了快感,我知道我已经变态了,我已经变态的闻着自己妈妈高跟鞋里的脚臭味竟然可以自慰出快感来了。

        ……动作戏结束,三个女生在穿着衣服,但是铃木叫她们把内裤和裤袜全部留下。

        铃木问那个十八岁的风俗店见习女生感觉怎样?这个女生不住的笑着点头,铃木不知道和她耳语了什么,我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眨了眨眼睛,好像要哭的样子,但是转瞬之间又被强装的笑颜掩饰住了。

        我心想他妈的,不会是想欺负或者威胁人家什么吧,毕竟刚刚最后的游戏对于这个见习女生来讲,有些过分了,关键没有提前和人家讲。

        没有容我多想什么,这三个女生就被铃木送走了,房间里又剩下铃木,妈妈和我。

        妈妈笑着看着回到卧室的铃木什么也没有说,铃木笑了笑就叫我和妈妈拿着自己的内裤一起走到厕所里面,然后叫妈妈和我站着对着手里自己的内裤撒尿。

        我不知道铃木又要玩什么,我看见妈妈拿着自己的内裤对着尿了出来,然后我也拿着自己的内裤对着尿了出来。

        妈妈和我尿的超多,整个内裤变得就像湿毛巾一样。

        铃木叫我和妈妈把内裤不要拧太干先放在一边,然后铃木把OL和十八岁女生的内裤递给我们,他叫妈妈穿上OL的内裤和裤袜,叫我穿上十八岁女生的内裤和裤袜,我刚想说穿别人的裤袜和内裤觉得好恶心,但是我看妈妈什么也没有讲就穿上了,我也跟着妈妈穿上了。

        不过我没有把这个十八岁女生的内裤提上去,因为我觉得真他妈的太恶心。

        铃木然后把妈妈像湿毛巾一样的内裤递给我,把像湿毛巾一样的我的内裤递给妈妈,叫我们迭好,像卫生棉一样垫在内裤里面,然后叫我穿上十八岁女生的裤袜,马麻穿好OL的裤袜,再穿好我们自己的衣服就出门逛街。

        马麻笑着说铃木真的有够变态的,铃木被马麻夸奖的得意的笑着。

        我不敢反抗什么,我把妈妈尿湿的妈妈的内裤垫在了屁股底下,突然全身冒出一片鸡皮疙瘩。

        我嘟着嘴巴,已经把妈妈对我关于臭脸的嘱咐全部忘记。

        我和妈妈把衣服穿好,而铃木则把驻店轻熟女的内裤黄黄的裤底翻开,摆在床的中央,又把轻熟女的裤袜整齐的摆在内裤的旁边,自己满意的笑了笑,就带我和妈妈退房间,出门。

        ……我这一路好不自在,屁股底下湿湿的,屁股底下垫的满是妈妈尿液的妈妈的内裤还好说,毕竟这是自己妈妈的,但是一想到穿着别人的内裤和裤袜,全身的鸡皮疙瘩真的是起了又起,我一路上没有好表情。

        铃木带我和妈妈去逛东京名品店最多的商场和繁华街,告诉我和妈妈衣服三件,包包一个,随意挑选,他付钱。

        然后妈妈带我去了一趟厕所,妈妈趁这个时间告诉我衣服挑四件,「你就和那个肥猪说不知道该舍弃哪件好。

        」我笑了笑告诉马麻我知道了。

        坐在马桶上尿尿的时候,我按了音姬,从隔间出来的时候,马麻却瞪了我一眼,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真的畏首畏脚的,真的不知道怎样就做错了,其实今天马麻瞪了我好几次,我知道马麻对我今天的表现非常的不满意。

        在厕所里本来想把屁股垫的内裤什么的丢掉的,但是我们进厕所之前,铃木说我们出来后他要检查,他果然检查了,在一个过道里面隔着裙子按了按我和妈妈的屁股。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其实妈妈和我在厕所里有把内裤最上层贴身处加放了一层超薄的护垫,这样不至于感觉阴部湿漉漉的。

        ……逛街购物之后,妈妈和铃木就回去了,我一个人回到自己的住处,我一进门就飞快的把裤袜和内裤脱掉,我把那个十八岁白痴女生的裤袜和内裤全部丢在了垃圾袋里面,而我把妈妈的内裤丢进了洗衣桶里面,因为铃木叫我把内裤还要还给妈妈。

        然后我就开始拼命的洗澡,用力的洗自己的屁股和大腿还有脚。

        ……过了两天,马麻给我打来电话,叫我转天下午的一个时间去找她,然后就把电话挂掉了。

        转天的下午,我把洗好的妈妈的内裤放在包包里,就去到了马麻的家里,妈妈给我开了门,但是她的表情满脸写着不快,马麻看也没有看我,转身就走回房间里面,我正在门口脱鞋的时候,马麻厉声的对我说:「你就在门那里给我站着!……」
  •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
  • 2017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部分阶段性成果概要 2019-03-07
  • 灵动的蓝精灵 试驾雷克萨斯CT200h 2019-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