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许燕教授作“领导干部心理调适”专题报告 2019-06-14
  • 赢了荣耀!输了呢?俄队是赢多还是输多呢? 2019-06-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6-09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6-05
  • 女子免费修眉做一半后被推销 不花钱做项目不让走 2019-06-05
  • 程序员编程网盗老东家600万 一年作案1800余次 2019-06-02
  • 【关注】尤权云南调研:做好民族宗教工作 促进民族团结、宗教和顺 2019-06-02
  • 多看看终极格斗比赛,你就知道什么是太急了 2019-05-27
  • LADY咔咔(42) 别克GL6不看广告看疗效 2019-05-26
  • 读书、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05-26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9-05-25
  • 沪深两市每年应该有50家企业退市,才能走上慢牛行情。 2019-05-24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一等奖《保税图》张文发 2019-05-24
  •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一般会落入:资本市场、来料加工、吃喝玩乐消费、房地产疯涨,等经济基础不牢的“中等收入陷阱”。 2019-05-22
  • 徐悲鸿中学“大美徐中 进步之师”——华龙网 2019-05-20
  •     严格说来,张南和李天仇算不得认识,两个人连话都没说过,只是有过一面之缘。

        当年张南带着林青青去马家退婚,还和鬼伯相遇并交手。当时马家有两个先天境在场,李天仇正是其中之一。张南对李天仇没什么印象,之所以能认出他,全是因为系统有记忆功能。扫描过的人,张南会记得很清楚。

        只是张南记得李天仇,但不确定这个人记不记得他。

        “李先生来了,李先生来了……”这个时候,马小春从屋里听见李天仇说话,又颠颠跑了出来,一脸的惊喜。

        相对于喜怒无常的汾河双煞,李天仇可是他马家真正的?;ど?,马小春年幼时就已经在马家了。而且李天仇对马小春也不错,还一度要收他做徒弟。是马小春自己懒惰不正干,最后才没有拜师。

        “小春啊?!崩钐斐鹪对兜某迓硇〈旱懔说阃罚骸坝谢盎赝匪?,现在我有其他事要做?!?br />
        “好好好,李先生尽管做!”马小春兴奋道:“您记得手下留情,千万别把那个臭丫头给杀了。我会好好‘照顾她’,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br />
        李天仇眉宇间显现出几分不耐。

        当初他对马小春好,是因为马小春是马家大少爷。现在就是一个象征意义废物,他根本不想搭理。只是自持高人风度,才与马小春客气了两句。

        “你二位也歇歇吧,看我擒下此獠?!崩钐斐鹩侄苑诤铀钒诹讼缕?,言谈举止之间把自己摆在了很高的位置。

        “小姑娘?!崩钐斐鹱詈蠼抗庾虺骆茫骸拔也还苣愕恼媸瞪矸菔鞘裁?,但面对李某,你没有半点胜算。念你修行不易,李某给你一个机会。若是此刻愿意束手就缚,供出幕后主使,以往的过错既往不咎,而且还送你一场机缘?!?br />
        说话间,李天仇手一扬,一道流光打出,在楚温婷和汾河双煞之间轰隆炸响,爆开一团光晕。

        正在承受楚温婷魔音攻击的黑煞,顿时感觉压力一轻,那无孔不入的魔音一下消失了。

        而楚温婷则是胸口一阵发闷,身形晃了三晃,显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神魂魔音……”李天仇一笑:“当年李某曾经有幸领教过,只是你的道行差远了?!?br />
        李天仇当年吃了鬼伯魔音的亏,虽然只是被波及,但也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此后专门寻师访友,找到了一些应对魔音的法门傍身。方才那一道流光,是李天仇寻到的破音符。对付鬼伯差着火候,可应对楚温婷还是不难做到。

        小萝莉见魔音被破,颇有几分不信邪,又是一招狮子吼攻出。

        李天仇云淡风轻,随手又是一道符咒,轻松破去。

        “李先生好手段?!崩狭踉对兜暮傲艘簧?。

        马小春和县衙里的其他人,也是齐声附和着叫好。

        汾河双煞知道李天仇是以符咒取了巧,但符咒本身也是武者的战斗手段,挑不出什么问题。尤其能破神魂魔音的确是不简单的事情,二人表面上多少也表现出了一些仰慕的意思。

        李天仇高深莫测的一阵微笑,形象高大无比。

        符咒这东西用一道少一道,他故意表现轻松,便是为了维持自身形象。

        此番他来上安城是为了寻那位大人的机缘,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是十分有好处的。他不动声色的压制汾河双煞,又刻意卖弄,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铺垫都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他只需再将楚温婷下,便圆满了。

        就在李天仇准备跃下墙头,对楚温婷出手的时候,突然有人咳嗽了一声。

        此刻县衙大院里有很多人,街道远处也有许多没有逃远的百姓观望。有一声咳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李天仇,却感觉莫名的一阵心悸。

        先天境强者的?;灸?,让他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在不远处的墙根,倚靠着一个人。

        “奇怪,刚才怎么没看到那有人?”李天仇心中警醒,定睛观瞧。

        那人衣着普通,脸上带着几分慵懒,正在冲李天仇笑。

        “嗨,还记得我吗?”

        张南和李天仇打了个招呼。

        声音不大,就像普通人聊天一样,其他人几乎都没听见,李天仇也只是看了个口型。

        李天仇怔了一下,感觉这人有些眼熟。

        小萝莉楚温婷也听见了张南说话,因为张南就在她身侧不远的地方。

        方才受了李天仇诡异手段攻击,本来小萝莉正在那生气,准备奋起再度反击??梢患拍铣鱿衷谡?,顿时一阵惊慌。

        “爸爸你在这做什么???太危险了,你快躲开……”

        就在这个当口,李天仇终于想起来了。那张面孔,是……

        “哎呦?!?br />
        李天仇脚底下一滑,刺溜一下从墙上栽了下来。

        先天境强者就是身手好,在即将摔到地上的刹那,李天仇一个闪电般的空翻。嘭的一声,牢牢的蹲在了地上,激起尘土无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汾河双煞都是一激灵,不知道李天仇这是练什么功。

        “动手便动手,还卖弄什么?!焙谏芬徽蟛凰?。

        他却没有注意到,李天仇哪里还是卖弄,看那表情几乎都要哭出来似的。

        李天仇作为先天境强者,理应处事不惊,只是现在,他想不惊都不行。

        记得吗?

        当然记得,这辈子李天仇都忘不了。

        张南!

        在那个男人出现之前,马家是当地老牌世家,他是马家高高在上的供奉,受人敬仰。

        结果张南出现了,带着他那个二货徒弟上门退婚,把马家折腾的鸡飞狗跳,险些就此败落。而他这个供奉,每天就像缩头乌龟一样守在家中。一提防外敌来袭,二又担心张南去而复返。

        虽然后来因为马儒风抱上了梁王大腿,马家再度崛起,甚至更胜从前,但那种心理阴影却是一直都在的。

        而且因为曾经落败过,那种恐惧会更加深刻。尤其此时此刻,见到了那个曾经让他们败落的始作俑者。

        “张,张,张……”

        这特么简直就是噩梦成真,李天仇张口结舌,话都说不连贯了。

        “看来是记得的?!奔嚼钐斐鸬姆从?,张南放心了。身形一晃,再度隐遁了身形。

        张南并不是隐身,而是造化元体融于天地,只要他不想让人看到,旁人就会把他当做一团空气,从主观意识上便无视。

        李天仇眼睛一花,发现张南不见了。

        换一个乐观点的人在这,说不定会以为刚才是看花了眼。只是李天仇,显然不是那种乐天派,而且脑子也很清晰。

        刚才张南绝对是出现了,只是现在又藏了起来。

        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干什么?

        等等,那个小丫头,刚才管张南叫什么?爸爸……

        见到张南的时候,李天仇感觉是噩梦。现在张南不见了,李天仇更是感觉如同末日来临一样。

        爸爸,张南是这小丫头的爸爸……

        李天仇脑袋嗡嗡作响,就跟中了定身法一样,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开始旁人以为他在酝酿大招,可等了半天什么都没酝酿出来,都感觉一阵奇怪。

        汾河双煞自持身份不好去问,老刘和其他人则不敢去问。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吭声,马小春就敢。

        “李先生?李先生?”马小春一直自觉和李天仇关系很近,再加上此刻他这边有三大先天坐镇的缘故,胆子也大了很多,竟然从县衙里跑出来,一路到李天仇近前。

        李天仇缓过神,看了一眼马小春。

        刚才他是被吓懵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上衷诼硇〈撼鱿衷谘矍?,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年马小春惹了张南的徒弟,就险些让马家败落??墒窍衷?,这个混账东西,惹了他的女儿……

        “都他妈是你?。。?!”李天仇胳膊抡圆,一记大嘴巴就抽上去了。

        伴随着十几颗牙齿,马小春越过墙头,又飞回了县衙当中。

        所有人都傻了,愣愣的看着李天仇,不知道这位突然这是发什么疯。

        不去和楚温婷交手,反倒一嘴巴把马小春打飞。

        可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还没意识到,李天仇要发的疯,远远不止如此。

        李天仇头一转,盯上了汾河双煞。
  •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许燕教授作“领导干部心理调适”专题报告 2019-06-14
  • 赢了荣耀!输了呢?俄队是赢多还是输多呢? 2019-06-12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 2019-06-09
  • 能够解决人人上大学的愿望与大学毕业生严重过剩矛盾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2019-06-05
  • 女子免费修眉做一半后被推销 不花钱做项目不让走 2019-06-05
  • 程序员编程网盗老东家600万 一年作案1800余次 2019-06-02
  • 【关注】尤权云南调研:做好民族宗教工作 促进民族团结、宗教和顺 2019-06-02
  • 多看看终极格斗比赛,你就知道什么是太急了 2019-05-27
  • LADY咔咔(42) 别克GL6不看广告看疗效 2019-05-26
  • 读书、看展成潮流 山城端午文化热 2019-05-26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9-05-25
  • 沪深两市每年应该有50家企业退市,才能走上慢牛行情。 2019-05-24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一等奖《保税图》张文发 2019-05-24
  • 发展中国家的市场经济,一般会落入:资本市场、来料加工、吃喝玩乐消费、房地产疯涨,等经济基础不牢的“中等收入陷阱”。 2019-05-22
  • 徐悲鸿中学“大美徐中 进步之师”——华龙网 2019-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