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强坛更是如此。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造舆论煽风点火,不防到点,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 2019-04-15
  • 吉祥法师:什么才是“相由心生”?了解一下 2019-04-12
  • 看看吧,朝鲜怎么会相信美国?!除非是傻子。欧洲也不会相信美国,如果欧洲相信美国,欧洲就是傻子。 2019-04-12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4-10
  • 仙居:美丽经济 助农增收 2019-04-10
  • 摇滚 徒步 露营: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 2019-04-06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微议录) 2019-04-05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3-27
  • 池州市交警发布端午假期出行提示 2019-03-26
  • 湖州影视文化产业生机蓬勃 2019-03-26
  •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 2019-03-26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3-22
  • Windows 10新版17692发布:游戏帧率显示加入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手机行情 2019-03-22
  •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
  • 福彩排列七奖池 > 历史穿越 > 汉祚高门 > 正文 1299 无功不归
        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李炳才又行出,换了一件宽简的时服氅衣,袒开的衣襟内可看到胸膛都被包扎起来,可见有伤在身,之前处理了一番。

        “有劳久候,薛将军请坐?!?br />
        他步入厅中,摆摆手对起身相迎的薛涛说道。

        薛涛这会儿还没有完全消化掉刚才打听来的事情,心情仍然激荡有加,待见李炳如此,脸色不禁一变:“将军伤情如何……”

        “小事罢了,也不足影响行动?!?br />
        李炳混不在意笑笑,而后便步入席中坐定。

        薛涛见他行动确还如常,并没有勉强的意思,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再望向李炳时,情绪则就有几分难言的复杂,钦佩、羡慕又或者不能认同李炳这种行为,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恐惧。

        他甚至不敢去想象,若是当年自己没有选择归顺行台,而是决意顽抗,会不会有李炳这样的孤胆勇猛虎将直接冲入他的中军,将他斩杀于万众之中?

        抛开心头诸多杂绪,薛涛眼望着李炳,欲言又止,又过片刻才开口说道:“将军督戍一方,身系重命要任,还是、还是……大概是我年长志颓了?!?br />
        他是想要劝一劝李炳,不过讲到一半,还是觉得有些交浅言深,更何况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情和做事风格,李炳也没有莽撞误事,反而再添壮举。自己发此厌声,也实在有些不合时宜。

        李炳闻言后则哈哈一笑,继而便又肃容说道:“我区区一介伧武,蒙受大将军重恩提拔,既没有高洁的风骨德行,也没有渊深的谋略才器,能作报效的,不过这一身勇力、不畏死的孤胆而已。若连这些都吝于报效,还有什么面目再立帐下?!?br />
        讲到这里,他又望向了薛涛,稍作沉吟后才又说道:“薛将军你虽然早获重职,但在历阵一途,应该还是没有所略吧?”

        薛涛听到这话,心中便生出几分羞赧,若往常被人如此直接发问,多半还要存几分恼羞成怒,可是眼前的李炳却是刚刚过江收斩平阳贼首、乱军之中杀出,虽然眼下已经沐浴收拾的纤尘不染,但仍有一股杀意盘绕于其身盼,令人不敢放肆。

        李炳这么说,倒没有取笑薛涛的意思,他很快便又说道:“咱们王师累战频胜,所依仗的可不仅仅只是将士英武用命。只有亲历战阵之上,才能体会到咱们这些武夫能够追从大将军麾下用命斩功是怎样的快意、幸运!大将军天人之质,万事万物井然于怀,凡有选任投用,则必人尽于力,才尽于事,少有失算?!?br />
        薛涛听到这里,倒是忍不住点头,他对这一点倒是有着相当深刻的感受,单单眼下整编河东府兵事宜,虽然表面上还是由薛涛主导。但当他真正动手的时候,才感觉到许多原本预想中的困难都迎刃而解,众多早前看似无甚意义的举动在此刻都发挥出配合辅助的效果。

        “大将军才智风采、谋略英断,俱都冠绝此世,世流无有能及。咱们这些武人追从于后,凡有驱用,用命即可。即便是瞻前顾后、费尽心思,难道还能超出大将军所设藩篱?顾虑诸多,反倒失了勇武锐性,也是将自己的功业前程,置于莫测之内?!?br />
        李炳这一番话,倒可以说是以身为教、加以指点。他此前对薛涛这个人谈不上讨厌,但也没有什么太过亲近的想法,之所以说出这番话,还是因为回来之后,也听部将回报薛涛这几日在汾阴周遭充实防线、拾遗补漏,也是一个尽责的人,并不因已经卸去了职事便不再承担责任。

        “李将军情怀壮阔,倒是让我汗颜。我也深是懊恼不能早早便追从于大将军,早年乡迹残破,贼踪频扰,乍乱乍慌,脾性也被世道驯得惶恐谨慎,积习难改,稍欠英勇??!”

        薛涛闻言后便长叹一声,也不忌讳承认自己性格中优柔寡断、谨小慎微的缺陷。往年这种性格,能够让他规避一些不必要的风险,?;ぜ乙荡媪糁链?,迈过乱世。

        可是加入行台之后,这种性格便让他显得与行台各种节奏格格不入,特别是作为一个武将,少了李炳等这些少壮战将的果决与勇猛。

        薛涛肯于承认自己的不足,倒让李炳对他更添几分好感,他于是便又笑道:“将军慎重周全,又不乏坚韧节义,适逢英主选用,义曲广拥,又何患功业不立啊。如今王师之内,英勇标立,如沈狮之流,尚且不敢矜持自恃于血亲之厚,争夺事功。似我等伧微幸举,又哪里敢顿足转踵,逡巡不前?”

        话讲到这里,两个人之间气氛倒是融洽起来,薛涛又发问道:“李将军北行一遭,更收斩平阳贼首翟龟,之后平阳攻略如何,不知可有定计?”

        “平阳局面,还是要远劣于早前所想啊……”

        听到这个问题,李炳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眉头微微锁起。

        斩杀了贼首翟龟,他也并没有因此而久作沾沾自喜,实在那个贼首在他看来不过一个流寇首领的胡酋而已。往年弘武军初成之际,他甚至率领部众深入河北,直接在襄国附近截杀代国什翼犍派往石赵的使者,据说还是代主什翼犍的一个叔叔。

        所以干掉区区一个丁零胡酋,在他看来也实在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仅仅只是稍微缓解一下河东北境近来频生的匪患罢了。

        李炳所以神情严肃,就在于今次北行,亲眼所见平阳境中种种,状况实在不容乐观。原本他还以为平阳所在终究是汉赵故都,哪怕汉赵二十多年前便动荡覆亡,最起码也应该还会有一些遗泽残留,如残破的城池、宫苑之类,稍加收拾便可满足大军驻戍的要求。

        可他还是小觑了这些胡虏们对地方的破坏程度,屠各汉国本身就乏甚营建之才,平阳在其统治下本来也算不上什么繁荣治土,之后又经历惨烈的内讧厮杀,被早年的石勒掳掠一番,然后便不再成为世道的瞩望所在,就连继统称制的刘曜都选择放弃此境、立足关中。

        此前石生后撤前往太原,在平阳所施行的完全就是焦土策略,能带的带走,能拆的拆出,留下一个遍地狼藉、比被狗舔过还要干净的平阳。至于活跃在平阳的这些贼寇,要么是石生也看不上眼,要么他也管束不住,索性直接抛下做废物利用,也能稍稍阻遏王师北进步伐。

        李炳用兵行事有着很明显的行台风格,相对于防守,他更热衷于进攻。既然潼关部众对乡境掌控难称周全,索性放出风声压迫贼众集结,直接轻兵杀入斩杀贼首。

        他也并不满足于仅仅只是将汾水两岸营造成人踪绝迹的隔离带,在此基础上,他还想要却敌于外,在平阳设置一两个据点,既能作为之后大军开拔的前哨,也能上下呼应,更加猛烈的打击那些匪寇。

        可是平阳的残破却让李炳感觉有些为难,杀掉一个贼首并不能说完全解决了平阳匪患,那些盗匪们本来就是乏甚组织约束的乌合之众,需要进行一个长期稳定的震慑剿杀。

        他将自己亲自查探所得与薛涛稍作分享,薛涛在听完后也是一脸的沉重,叹息道:“石贼苟延自保之心甚坚,平阳焦土,一旦得知王师动迹向北,则必有窥望侵犯。小股部众北进于事无补,但若大举出动的话,又乏于配合……”

        像李炳几百骑北进便斩杀贼首,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没有频频成功的可能,而且石生部众组织性还是有所保证的,斩首行动未必对其有效。

        眼下的平阳本不足守,只能作为一个通道和跳板用以进取太原,大军雷霆直入,直接将石生捂在太原动弹不得,这是效率最高的战法。如果贸然驻入平阳,之后的节奏又跟不上,这只是拉长战线,令得后方遭受侵扰的危险大幅度提升。

        “可惜弘武军目下牵扯于陕北上郡,若是在此,区区一个石生,实在不足为患??!”

        李炳也忍不住叹息一声,分外怀念他一手创建起来的弘武精军。潼关王师战斗力自然也是不弱,但跟弘武军相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

        特别弘武军最擅长并州山河表里这种复杂地形的野外作战,且对后勤补给的要求不高,只要给他一军之数,李炳有信心直接打穿太原,戳在石生眼皮底下创建据点。

        “还是需要快速解决塞胡侵扰??!薛将军,我也是身畔你部此行能尽快逞威河套,杀绝塞胡,如是山西形势才有大变的可能??!”

        说到底,还是塞胡南来这个突然发生的变数,令得王师西线的战略颇有几分捉襟见肘的局促感。特别弘武军这一支精锐眼下被牵绊在陕北,与流窜到西河郡的伪汉刘昌明遥相对峙,顺便警惕塞胡南来,令得许多原本设想中的灵活战法都有些调度不灵变。

        虽然在李炳心目中,也觉得塞胡小患,并不值得将西线王师三分之二的兵力俱都牵扯住,但长久以来大将军缜密布局、谋动于未发之际,事后都证明这些安排的前瞻与正确。正如李炳此前所言,他们实在没有必要怀疑大将军的决定,只要用命作战就是了。

        平阳贼首伏诛,许多活跃在境域中的盗匪们俱都亲眼所见,这也给他们带来极大的震慑,深感与王师之恐怖,不敢再频频向南侵扰。

        而李炳在之后也并没有真的大举率军北渡汾水,而是继续修补、修缮防线,特别将汾水周边境域生民俱都招抚、驱赶于内,以汾阴为中心清理出一片无人区。

        同时从冯翊等地征发的胡卒役力也次第抵达汾阴,沿河修整,疏浚汾水水道,所透露出来的仍然是一副紧张备战,随时将要出兵的架势。

        之后不久,太原方面的石生也得知平阳发生的事情,对此自然是惊悸不已,频频派遣斥候南向窥望王师的动静。

        但他却不敢贸然率众前来拒战,因为他眼下也实在是焦头烂额。河北的石虎,直接拒绝了他称王于山西的请求不只,还持续增兵于太行山东,同样也是一副将要翻山入攻的架势。

        而他新得的盟友刘昌明,近来也不安于西河之地,一方面是受不住南人弘武军如狼似虎的穷攻,另一方面大概则是因为石虎那个封王河南的许诺,想要再图套区、联结南来的塞胡做个河南王。

        一时间,太原这个原本寂寞许久的地方,居然又成了牵动大势走向的一个节点所在。倒不是说石生的势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因为他目下所处的位置,恰好是中州的晋廷行台和河北的石虎势力所不及、下一步又必将触及的区域。

        对于石虎而言,虽然与晋廷王师在黄河沿线的对峙中乏甚创举,甚至还直接被威逼到邺城,在南北对峙中可谓是完全落在了下风。

        可是只要能够收取太原,兼抚河套,就还能保证河朔的完整性,同时收取塞上诸胡卒力为用,临北面南的俯瞰,掌握住战略的主动性,选择任意地点向南面发起进攻。

        而对于行台王师来说,关陇已经得手,河东也已经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如果能够将山河表里的并州也收入囊中,那么就等于是将石虎彻底的围困在了河北区区一隅之地。

        并州之于河北、近乎荆州之于江东,一旦落入王师手中,四面而出、排杀羯胡余孽,便成了必然的定局!

        而双方之所以还在太原周边各自陈兵、逡巡不进,究竟是各怀忌惮、不愿意将并州选做一场新的会战战场,还是各存另外的打算,局外之人实在是不得而知。

        大势所趋,薛涛是无暇关注,摆在当前,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完成河东府兵的整编,率领兵众奔赴陕北战场,痛歼南来的塞胡。

        李炳虽然轻骑突进、往平阳去莽了一波,但之后却又归于谨慎,安守于汾水防线。兼有之前斩首行动的震慑,平阳那些残留的贼寇们一时间也不敢再轻易南犯。

        于是薛涛之前分遣防线中的府兵们便又撤回来,一出一入之间,也算是一种磨合,并非没有意义的劳师无功。

        河东防务既然稳定下来,河东府兵们自然也就没有借口继续留在郡境中。八月下旬,薛涛终于向雍州刺史府提交入境请求并行军路线。

        完成整编的河东府兵最终维持在五军一万五千人数,超过四分之一的兵数并将校官长被裁汰出军,力度不可谓不大,而大军气象一时间也是井然。

        大军起行这一日,河东乡流们毕集蒲坂前来送行,看到井然标立的英壮儿郎戎装整齐、次第上船,不乏乡众泪眼迷蒙,难舍子弟兵离乡远征。但更多的人,脸上则是一种狂热与自豪。

        河东因此独特地理位置,常年遭受兵灾迫害,旧年只能困守乡土苦苦挣扎,在入治行台之前,许多人做梦都想象不到乡土儿郎还有覆甲远征、播威异乡的壮阔事迹。

        河东太守柳仕,甚至于许多早已经移居河洛的乡士名流,也都纷纷赶到这里来送行。

        薛涛扶剑而立,接过乡人送上清酒一饮而尽,一抹嘴角残留的酒渍,而后便面对太守等人抱拳为礼,凝声道:“离乡在即,无暇择言。儿郎此行,唯不负王恩、不辱乡风、不虚此行,生死度外,无功不归!”

        说罢,他便阔行上船,身后将校跟随,悉数上船之后,船上旗鼓声顿时大作,载满兵众的战船便缓缓驶离蒲坂的码头,直往西面而去。

        八月末,九月初,秋意渐渐浓厚。

        塞上早寒,胡虏南下,而行台王师早已经在陕北、河套之间布设虎狼之众,河东府兵已经是最后一部奔赴战场的军队,关中府兵密织于北地、安定等数郡之地,弘武军继续穷攻西河屠各余寇,而关中精锐、新组建的镇武军,则也进入套区,开始着手肃清地边,打扫战场。

        可以想见,当这些塞虏趁秋南来之后,便会发现相较于塞上刺骨的寒风,这世上还有更加凛冽、给人更深痛苦的事物存在,那就是严阵以待的晋军王师的刀箭!

        但是在陕北还未爆发出真正堪称惨烈或辉煌的大战,沉寂已久的黄河下游突然先一步爆发大战:羯国一部军众,突然渡河南来,直取河南要塞碻磝!
  • 越南的现状应该给中国敲响警钟,强坛更是如此。上城客们现在是在动嘴,造舆论煽风点火,不防到点,越南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可能在中国出现。 2019-04-15
  • 吉祥法师:什么才是“相由心生”?了解一下 2019-04-12
  • 看看吧,朝鲜怎么会相信美国?!除非是傻子。欧洲也不会相信美国,如果欧洲相信美国,欧洲就是傻子。 2019-04-12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孙来斌: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 2019-04-10
  • 仙居:美丽经济 助农增收 2019-04-10
  • 摇滚 徒步 露营:端午节共赴一场朝山盛会 有你吗? 2019-04-06
  • 隔代育儿,“晚年”该如何呵护童年(微议录) 2019-04-05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3-27
  • 池州市交警发布端午假期出行提示 2019-03-26
  • 湖州影视文化产业生机蓬勃 2019-03-26
  • 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 房价会下跌吗? 2019-03-26
  • 解放日报:"垃圾电影"这锅,究竟谁背? 2019-03-22
  • Windows 10新版17692发布:游戏帧率显示加入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手机行情 2019-03-22
  • 汉藏书画艺术作品大型慈善公益展览于民族文化宫展出 2019-03-15
  • 中央党校赵磊教授作“大国崛起中的软实力建设”专题报告 2019-03-15